Celeste6l

冷圈养老,不定期写写小学生作文。围棋不值得,但你值得。

【伪群像】真相是假

程万里_Alexander:

「主笑柯带古李,还掺了几句别的cp.

「除了人名之外全是假的.写得不好,图个自己爽.

「请配合BGM《真相是假》《真相是真》

   
   ——————————————————————————

真相是假

 “非常荣幸、也非常开心能获得我的第一个世界冠军.我必须要感谢棋院对我的栽培和付出... 还有我的好友柯洁,他今天的表现也十分出色,可能在一些关键节点上我的小伎俩骗过了他,才让我取得了这场胜利.”

新科世界冠军连笑攥着自己的奖杯,眼中满是喜悦. 一旁的记者听完他的发言,接着说道,“那清亚军柯洁九段说说他的感想.”

柯洁从连笑手中接过话筒,“今天确实是一场非常精彩的比赛,我们两个都发挥出了自己的水平,连笑的冠军也是实至名归.我们俩上次在比赛里对上时我还发微博说“希望少在决赛相遇”,他回复我’还是多相遇比较好’,原来是等着要赢我呢。”

柯洁的调侃引得众人一阵轻笑,他又接着说,“当然,输那比赛到底不是让人开心的事,不过,这就算是送给笑笑的新婚礼物吧!婚礼时我可不送礼金了啊!”

提到这个问题,众人都显得兴致勃勃.连笑不久前在微博上晒出了两张结婚证的照片,一众国手纷纷在下面送出祝福. 连笑听见柯洁的话低头笑了笑, 有记者趁机问到,“柯经九段会参加连笑九段的婚礼吗?”

连笑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当然,他当然会参加我的婚礼,他还会是我的伴郎.”
   
   
   
「我活得好过几百万人

    被簇拥喜欢热闹和盛大

    我没熬夜陪他说话 

    没深夜时总想起他 

    没不舍他」

   
   
   

古力接到仅剩一丝清醒的柯洁的电话时,正是连笑婚礼的头一天.

他匆匆赶到定位上的酒吧,没费多大力气就找到了窝在角落眼里笼满雾气的柯洁.

古力无奈地坐到他旁边,夺过他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你说说你, 这要是被拍到了还不得上头条?”

柯洁的五感像是被酒精麻醉了一般,他垂在半空的手迟迟不见放下.古力的话落地一会儿后,他才后知后觉地转过头,” 无所谓,拍到了也无所谓....我不在乎.”

古力不知道柯洁是否已经同酒精哭过一场了,但他确是在手忙脚乱地找纸巾去擦柯洁一滴一滴砸下来的眼泪.他想柯洁应该已经醉了,他口中絮絮叨叨的全是不成句的呓语.但他分明又是清醒的,他所叙述关于他俩的片段和古力的记忆串在一起,竟是历历在目.

古力静静地听着这个他最心爱的弟弟的倾诉,并不打算打断或是叫他调整情绪.他甚至认为柯洁已经足够冷静.十多年前李世石婚礼的那天晚上,他一个人喝到胃穿孔被送进医院.当时他一睁开眼看见的是常昊.现在由他陪着柯洁.十年之后,柯洁会不会揣着和他一样的心思陪在另一个求而不得的少年身边?

柯洁又开了一瓶酒,对着瓶口灌了几口,“我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可我就是忍不住.”

是啊,忍不住.他们的爱与棋盘上的诡谲神秘正相反,简单炽烈得烧人眼睛 . 古力记得当时自己还不去几句韩语,李世石的中文也磕磕绊绊,但他就是敢凭一腔沸腾的爱意把对方拥入怀中.是以他从不怀疑或阻拦年轻人们的爱情,因为他知道,不论几百遍的警告他们最后会遍体鳞伤,他们还是会毫不犹豫地跳下这个火坑.

  “我跟自己说,你必须今天出来,”柯洁放下酒瓶,摩挲着自己脖子上项链,”你必须在今天把话都说完、把眼泪部流干.明天是他的婚礼,你必须做他最好的伴郎.”

古力闻言叹息,他手上仍没停下给柯洁擦拭被盐渍斑驳的眼镜.

“我会陪着你的.” 古力抬手看表已经两点了,他们俩必须马上回到住所——作为婚礼的伴郎和司仪,他们必须以饱满的精神迎接天亮.

“我会陪着你的,明天会是笑笑最辛福的一天.”

  

「我真的陪他淋过大雨 
    真陪他冬季夏季
    真的与他拥抱黑暗里 
    真牵过他的手臂」

  
  
  

连笑的婚礼并没铺张大办,摆了十桌左右酒席, 只邀请了至亲和好友.相比于浩浩荡荡的伴娘团,他的伴郎只有柯洁一人.面对他妻子略含不满的抱怨,他只笑了笑,“我们棋院没结婚的统共没剩几个人了,况且我和柯洁关系最好,让他沾沾喜气就够了.” 

“是这么个道理,但我可请了好几个伴娘呢,这下该把柯洁和哪个牵红线呢… ” 妻子的话让连笑忍俊不禁.他的妻子不似他一样谦和温润,而是个活泼外向的东北姑娘,她爱笑,多话,和连笑正相反却与他是天作之和.

婚礼举行在一个明媚的艳阳天.连笑早早起了床,洗漱完毕简单吃了口早饭.拿出昨晚熨好的西服,整整洁洁地穿上.

还没到约定的时间,柯洁就敲了门进来.他看见连笑对着镜子比量着一个领结,拿起旁边衣架上的领带,绕到连笑身后,“领带比领结好看.”

连笑从善如流地放下领结,看着镜子里的柯洁,“怎么来这么早? 不困?”

柯洁没忙着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拿着领带示意,“我帮你系?”

得到肯定之后他才悠悠地开口,“是啊,根本不困.说实话我昨晚都没怎么睡着.”

“我昨晚也几乎没睡着 ,”连笑看着柯洁慢腾腾地给自己系领带,“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像是一直在做梦又好像一直醒着.简直像头一次参加世界比赛,又紧张又兴奋.”

连笑捏了捏自己的脸颊, 让苍白的皮肤染上一丝血色. “但脸色还是有点不好——你好像倒还,挺精神的.”

柯洁笑了笑不置可否.他确实神采奕奕,周身散发的朝气和喜悦简直要盖过新郎.

系好领带,柯洁为他掸了掸西装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他先迈一步打开房门,站在门外笑着对连笑说:
“笑笑,走啦!”
   

婚礼规模虽然不大,但极热闹,单是棋手就摆了两桌.连笑的人缘不错,请到了不少韩国的友人.他们中大多能说几句中文,纷纷在连笑在敬酒时送出祝福和善意的调侃.

古力操着一口重庆口音,倒也主持得有模有样.婚礼进行得平稳无波,等到中间表演的节目上台时,他才有时间去润下自己冒了烟的喉咙.
 
柯洁也刚坐下没一会儿,他的在朴廷桓旁边找了个空座,朴廷桓的另一侧是姜东润和他家小姑娘.姜东润是他们这一代棋手里最早有小孩的,他家的小姑娘有和她父亲一样白皙的皮肤和温暖的笑容.

姜东润的婚礼邀请了他和连笑,当时他们俩也和朴廷桓坐一桌.

柯洁漫无目的地吃了几口菜,愣愣地地看着哄着孩子的姜东润.

他看见朴廷桓拿出张纸巾擦了擦孩子嘴边的汤汁,又给姜东润夹了一筷子菜.

朴廷桓看着愣神的柯洁,踌躇了一会,用他不甚熟练的中文低声说,“你也,算了吧,”

柯洁忽然感到无尽的苍凉.  最有寒意的可不就是这个“也”字.他们一个个都曾是无知无畏的少年,可最后不都无可奈何地对恼人的命运说声“算了”吗.

他和连笑曾共享过整整五年的爱情,他们一同跨过日界线和赤道,在每一个暖色的黄昏交换拥抱和亲吻.他们一起摆过无盘棋,每一颗黑白子后都是无尽的爱意.但没人说得清楚, 或许也都心知肚明,他们到底还是走到了今天这步.他们仍是彼此无可替代的知音和战友,但柯洁知道他的笑笑不会再为他留着那扇门了.

还有朴廷桓和姜东润,人人都记得他们连复盘时都要缠绕在一起的目光和手指.在姜东润孩子出生那天,朴廷桓陪他在产房外等了一天一夜.小姑娘最喜欢她的廷桓叔叔,每次见到都要粘着不撒手.

柯洁还记得前段时间围甲,时越领着金志锡叫他们去打麻将.时越的手气不好,金志锡仍一把一把地跟着他打,最后两人都输到血本无归,但笑容就没从脸上下去过.最后时越和金珊一同开车把金志锡送回了宾馆.

柯洁的心思被清脆的玻璃碰撞声拉回了现实,他看到古力和李世石仰头喝光了杯中的白酒.
   

婚礼结束后众人纷纷自告奋勇帮忙收拾残局,也皆以柯洁受累为由催他早点回家休息.檀啸说贾罡璐没喝酒,可以送他回家.柯洁没推辞.

车上,副驾驶的檀啸盯着后视镜里柯洁疲惫的面容,颇有些担心又小心翼翼地开口,“柯柯,回去了好好睡一觉.过了今天,一切就重新开始了.”

 “我知道,”柯洁闭上眼睛,“其实早就重新开始了——不过都无所谓.”

 “柯柯——”贾罡璐咬了咬嘴唇, 不放心地开口.

“檀宝”,柯洁以坚定决绝的语气不由分说地打断,“璐璐. 你们两个, 一定要好好的.”

两人俱是愣了一下. 檀啸摸着无名指上的戒指,缓地开口, “ 当然.”

柯洁像是如释重负般微笑,又接着说,“璐璐,你不是前段时间跟我说有个姑娘一直想要认识我吗. 等过几天我有空了,约她出来我俩见个面吧.”

  
  
  

「我好留恋堂皇世界
    也有新的天梯载我向上爬
    成年人世界没童话 
    好聚好散如此便罢
    各自潇洒」  
  
  
  
  

连笑拜托了人把新娘送回新房,自己则和古力并肩走在归途的路上.阳光像是和早晨一样好,只是偶尔卷过的风让人背后发凉.

古力看着身边西装革履步伐稳健的连笑,屡次开口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在所有的这些弟弟中,古力最喜欢的是柯洁,但最欣赏的却是连笑.他欣赏的是连笑温润柔和面孔下的凌厉果决.

当连笑邀请他做婚礼司仪时,古力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下来.他知道连笑的考虑,他要古力这个一路陪他们走来的哥哥见证一切的有始有终.甚至当连笑说“我邀请了柯洁当我唯一的伴郎”时,他连眉毛都没动一下,他知道连笑早就计划好了一切.

那时柯洁和连笑刚分手,古力也有过不解甚至埋怨.直到那天,他与连笑也像现在一样并肩走于萧瑟的街道.他能请楚地记得连笑当时颤抖着但冷静如钢刃的声线,如同一个程序一般诉说着他的不得已而为之.

他最后只凭一句话就说服了古力,他说,古哥,你和李世石当初是谁提出来的?

古力登时就豁然开朗了.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忘记自己是经历了多少个日夜心如刀绞才说出最伤人的那个词.他相信连笑的痛苦只会比他更多,毕竟爱体最深的那个人才有资格亲手斩断两人的未来.

他回过神来,看着连笑瘦削的手腕,听见他的声音一字一字地传入耳中.“古哥,我今天很开心,她也很开心.”

古力当然知道这个“她”是女字边.他不知说些什么最合适,只干巴巴地回道,“你跟她,要好好地过一辈子.”

“ 我很爱她,像你对我我嫂子那样,毫不保留地爱她.”连笑摘下了无名指上的戒指,对着阳光分辨钻石反射出的无数光线.

  “我还会爱上很多人和事——我的家庭、我的孩子、我妻子的家人...”他垂下手,用力按着钻石尖锐的棱角.

“但我仍然爱他一我将永远爱他.作为最好的朋友,我会永远陪在他身边.”
 
连笑重新戴上戒指,用手捏了捏鼻梁,冲力露出个笑容.“古哥, 我马上就到了,你晚上不还要送李世石去机场吗,陪我到这儿就行了.”

古力闻言也不推辞,只是盯着连笑道,“好. 新婚快乐,笑笑.”

“古哥辛苦, 我今天真的很开心.”

连笑的眼睛在暮色里亮得像碎钻. 要不是他的笑容太过真诚,古力真要以为他眼含热泪了.

「世人猜测真的假的不信宿命
    可我早把他安排进 全部余生里」

  
  

第二天,连笑会在明亮的新家醒来,温柔地亲吻妻子的额头;

柯洁会对着满满的日程表叹息,坐上去外省比赛的飞机;

古力会早早地赶去大学,积攒他逻辑学的学分;

李世石会降落在在仁川机场,对来接他的妻女露出烂灿的微笑.

「在假相中赖着不走的,才是傻瓜」

评论

热度(39)

  1. Celeste6l程万里_Alexand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