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ste6l

随缘搞cp 最喜欢赵晨宇

【柚天】国王与毒

喻禾:

  
  -短小一发完-
  
  -文不对题  依旧粗糙-
  
  
  
  
  半梦半醒间,羽生听见越来越急促的敲门声,那种通过空气传达给他的焦躁与不安,确确实实让羽生有些忐忑。
  
  他睁着眼睛,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心里期盼着门外的人赶快离开。谁知那敲门声一声比一声响,一声比一声短促,那架势,像是要把整层楼的人都吵醒一样。
  
  突然,走道上传来某国选手的怒吼,骂骂咧咧着要来抓人。
  
  羽生怕来者都不善,无端生出些什么祸事来,乱手乱脚地披着小毛毯赶着去门口,透着猫眼,瞄了一眼,心里咯噔一下,赶紧开门让门口坚持不懈地敲着门的家伙进来。
  
  那人安安静静地绕到他身后,只有手指攥着他的衣角,不安地搓磨着。
  
  羽生贴在门上,见没有人再经过了,楼层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松了口气。
  
  他故意板着脸,转身看着低垂着头默不作声的青年,气鼓鼓地问他:“为什么不睡觉?现在已经很晚了,你知道吗?”
  
  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羽生有些疑惑。他微微俯下身去看青年的神情,在捕捉到青年一瞬间流露出的情绪时,羽生瞪大了眼睛。
  
  青年的半个身子都隐没在黑暗里,床头的小夜灯的昏黄灯光将他的侧脸轮廓吻得细碎。只是青年的眼睫不停地颤抖着,苍白的唇瓣无措地张张合合,干涩的喉咙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哼鸣。
  
  “我能和你一起睡吗……”青年缓缓抬起头,用哀求的眼光死死盯着羽生,“求求你了……”
  
  等羽生真正回过神来,他已经回到自己温暖的被窝里了,身子被人紧紧缠住,另一具身躯不知为何仍不停地颤抖。
  
  羽生迟疑地用手抚摸青年的脊背,小心翼翼地试探:“天天,你怎么了?”
  
  金博洋把脸埋在羽生的胸口,羽生感觉到自己的衣襟已经濡湿了一片。
  
  “有人要杀我……”金博洋怔怔地呢喃,“他们就躲在角落里,我听见他们在笑……”


  羽生不敢置信地微微皱眉,他试着安抚有些混乱的金博洋,小声说道:“不会的,天天,你一定是……”
  
  “是真的!”金博洋打断羽生的话,充满血丝的眼满是恐慌,“还有人躲在窗户外,我看见他们的影子了!”
  
  羽生的喉结动了动。
  
  他努力朝不安地四处张望的金博洋露出他的招牌微笑,犹豫着,用相对轻快的语调问道:“那天天为什么要来找我呢?”
  
  “因为和你在一起,我会很安心……”
  
  金博洋愣住了。
  
  “不对……”他瞪着失神的眼睛,缓缓地摇头。
  
  “不对……”
  
  他不停地颤栗,干涩的眼睛被眼泪润湿。“我会害了你的……”他自言自语道,“他们也会杀了你……我得走,我得走……”
  
  金博洋突然坐起身,准备下床,嘴里仍是念念有词。
  
  羽生一惊,赶紧抱住金博洋,贴在他耳后颤抖着声线轻声道:“没事的,天天,他们杀不死我的,相信我。”
  
  金博洋仍是一副中了邪一般的模样,羽生来回抚摸他的腰侧,金博洋这才逐渐平静下来。
  
  “不要再想这些了,乖。”羽生让呆滞的金博洋躺下,将他的身子扳回朝向自己。
  
  他冰凉的指尖拂过金博洋苍白的脸颊,最后将手轻轻覆在金博洋久久不肯闭上的双眼上。
  
  他说:“明天就是自由滑比赛了,天天也要加油啊。”
  
  似乎是被唤醒了,羽生感觉到掌心被金博洋的睫毛扫了一下。
  
  羽生笑了笑,在金博洋的嘴角留下一个吻。
  
  “做个好梦吧,天天。”
  


  
  
  
  
  “中国选手金博洋,他创造了历史!”
  
  “他是当之无愧的中国花滑男单第一人!”
  
  “这是中国在这个领域的首枚金牌!”
  
  “冠军,金博洋!”
  
  整个会场都沸腾了,在那个年轻的身影出现在冰场上的时候。羽生站在领奖台上,奋力鼓掌,目光紧紧追随着越来越近的那个光彩夺目的人。
  
  金博洋一扫前一天夜里的病态,充满了活力和喜悦。只有羽生从他隐含愁苦的眉间,看见他内心深深的恐惧。
  
  即使这样,也丝毫不减他的魅力。在很久远的从前,两人第一次见面,羽生就知道,金博洋是为花滑而生的,他的存在,是羽生结弦等待至今的答案。
  
  如今,金博洋变得更加耀眼,也更加强大了,这让可以说是看着他一路走来的羽生结弦兴奋不已。
  
  终于到了。
  
  金博洋停在羽生面前,例行公事一般与他拥抱,然后转向另一侧的季军获得者,最后僵笑着登上领奖台。
  
  在颁发奖牌时,羽生突然请求由他来为冠军颁奖。在人们的欢呼声中,羽生贴在金博洋低垂的耳边,笑着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为你加冕,我的国王。”
  
  金博洋浑身抖了一下,目光呆滞而空洞。
  
  他接下来的举措令全场的观众面面相觑:他抱住羽生,将额头抵在羽生的颈窝,泪水决堤而出。
  
  “我好害怕啊,柚子……”他喃喃,“带我走吧……”
  
  羽生抚摸着他的腰侧,这一举动让金博洋稍稍放松了一些。
  
  他看了看议论纷纷的观众,手臂渐渐收紧。
  
  “好。”
  
  
  
  
  
  
  日本选手羽生结弦在世锦赛后和中国选手金博洋一起消失了。
  
  媒体都疯了,一时间各种猜测、怀疑漫天飞,被认为是知情人士的戈米沙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
  
  苦不堪言的戈米沙联系上了换了新号码的羽生,电话一接通他就开始大倒苦水,听得羽生哈哈大笑。
  
  戈米沙气得差点没缓过来。他平复一下心情,心平气和地问羽生:“你们怎么样?准备什么时候回来?”
  
  “挺好的。”羽生看了一眼在身边熟睡的金博洋,右手被他紧紧抓住,像是溺水的人死死扒住海面上漂浮的木板。
  
  “可能下个赛季就回去了。”
  
  戈米沙叹了口气。
  
  “天总还在上升期呢,怎么会遇上这种事……多亏了你发现及时啊,把事情压下来了,不然都不知道外面会传得多难听。”他顿了顿,心有余悸地感慨,“不过那阵子我也只察觉出来天总有些不对劲,神经一直高度紧张,谁知道会是被害妄想症啊……”
  
  戈米沙也不等羽生的回应,自顾自地念叨起来:“按理说,这种病是不会出现在天总这么傻白甜的人的身上的啊?也没有家庭影响的因素,怎么好好的人说病了就病了呢……”
  
  “哎你说,天总是怎么得的病啊?”
  
  羽生低着头,在金博洋的鬓角落下一个冰冷的吻。
  
  “谁知道呢。”
  
  羽生弯起了嘴角。
  
  
  
  
  -fin-
  
  
  
*
开!学!啦!
一个晚上赶出来的产物,等有时间还得大修,我还有好多内容没加上去啊啊啊啊啊qwq
第一个没有智能机的学期要开始了(躺平)
同上一篇一样,是关键词系列,这组搭配非常带感!但写出来的东西跟我想表达的…emmm
所以还是得大修啊orz
睡啦,祝自己做个好梦(。・ω・。)ノ♡
  
*
关键词:
  
  被害妄想    为你加冕    敏感带

评论

热度(243)

  1. Celeste6l喻禾 转载了此文字